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哥

九哥,磕天下!

 
 
 

日志

 
 
关于我
九哥  

资深媒体人,不一样的声音。

网易考拉推荐

灸革:可怕的无缘社会 不仅仅是日本!  

2014-09-27 11:31: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灸革:可怕的无缘社会 不仅仅是日本! - 九哥 - 九哥


九个头条网讯:用“茕茕孑立”来形容现代社会当中的“无缘一族”应该相当恰当。所谓“无缘一族”,就是无论是职业、社会、家庭、故乡,都和他们不再有交集的人。这种人是怎样的一群人呢?


“无缘社会”在日本、台湾和大陆


最近,由日本NHK特别节目录制组著作的《无缘社会》一书,在大陆台湾两地都有翻译出版,日前在台北诚品书店信义店中,赫然可见台湾版的《无缘社会》,足见此书的影响力。


《无缘社会》,原本是日本NHK电视台2010年播放的一部大型纪录片,展示了一个被称之为“无缘社会”的日本社会现状。


“这支由七位记者、一位导播及两位摄影师组成的采访团队,耗时两年,以东京为中心,足迹踏遍日本各地,从最北端的北海道到九州岛最南端的鹿儿岛县南大隅町,都能够见到他们的身影。他们采访了无数认识无缘死者的人、担心自己会无缘死的人以及希望能用‘结缘社会’终结‘无缘社会’的人,制作了《无缘社会——‘无缘死’三万二千人的冲击》和二十七支以‘无缘社会’作为切入点的节目。”(《无缘社会》,郑舜珑译,台湾新雨出版社2014年版)


日本NHK电视台特别节目录制组,在节目热播后将记者的真实采访手记合成一书,再次将现代社会中那些不受关注的“他者”的生存状态呈现出来,引发同处于这个社会其中的我们来反省和思考。


NHK采访的主题是“现代人的孤独老死”。采访中发现,高龄、少子、失业、不婚、城市化,造就了这样一批人:他们没有工作,没有配偶,没有儿女,也没有家乡可回;他们活着,没有人和他们联系;他们死去,不为人知,连收尸者都没有,甚至无法知道他们是谁。“无缘死”,成为对其死亡原因的一种新称呼,他们也因此被称为“无缘死者”。


NHK对全日本共1783家所有的地方公共团体进行了独自调查,统计无人领取、由地方公共团体自行火化与埋葬的数字,结果首次获知在2008年一年里,就有32000人“无缘”死去。日本每年的死亡人数约有114万(2009年),也就是说,每100个人中就约有3个遭遇“无缘死”。对于有着孝义传统的东方文明社会来说,这个现象可谓触目惊心!


一个不能颐养天年的社会,一个不能安心死去的社会;一个没有工作、与职业脱节了的“无业缘”的社会;一个没有朋友、与社会失联了的“无社缘”的社会;一个没有亲人、与家庭疏离了的“无血缘”的社会;一个没有乡愁、与故乡隔绝了的“无地缘”的社会。


这是一个与职业、社会、家庭、故乡不再有交集的社会,一个“无缘社会”!


在“无缘社会”中,那些与职场、社会、家庭和故乡失去联系,无人关心、孤独生存着的“他者”,至今还在“被遗弃”的状态下苟且生存、无缘死去。“他们中间,有在公司20年没有迟到请假,可是一夜之间变成街头流浪汉的工薪阶层;有一个人旅行的旅者;有一生未婚的女性;有儿女远离自己的空巢老人;有从来只在网络上交友的年轻人。”


日本的“无缘社会”,不仅仅只是关涉老年人的问题,它已蔓延至不同年龄段的各个人群,他们可能是老年、中年、青壮年,甚至是少年儿童。书中也谈到,很多年轻人发Twitter感叹“无缘死”很可能是他们未来的结局。“无缘”就像传染病毒一般,冷酷而悄无声息地逼近那些奔波在现代大城市,“几乎没有亲戚来往”、“没有深交的朋友”、“单身、离婚、未婚或不婚”,“无子”、“不愿回故乡”的现代人。


令人心忧的是,日本,也许还有我们,现在或正在进入了这样一个“无缘社会”的时代。老龄化、养老问题、人口结构失衡、家庭观念淡漠、城乡对立、流动人口、留守儿童(老人)等等,早已成为我们的社会热点问题。在台湾,也在呼吁“希望台湾不会走向‘无缘社会’”。


日本是亚洲率先进入发达国家俱乐部的国度,通常在日本流行的,慢慢也会流传到紧随其后的亚洲其他新兴经济体。因此同样的情况在韩国、中国的台湾已经发生了。其实中国大陆也差不多,但没那么严重,因为突飞猛进的经济增长所带来的社会变迁才走过了三十多年的时间。随着时间的推移,城市化、少子化、社会的个体化趋向一同发酵,中国社会似乎也会步上日本社会“无缘化”的后尘。


回头看看中国,长寿率的提高,孤身独居的老人也日益增加;随着离婚率上升以及“不婚族”的增加,孤身独居的年轻人也在增加;同时,多少年轻人在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打拼,裁员和跳槽成为常态,短期的共事经历使得个人与公司、同事之间关系并不稳定和融洽,很难保持恒常的人际关系,他们以日本打工族同样的生活方式生存着,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无缘死者”预备队员。


人际关系的疏离不仅存在于社会群体之间,也发生在个人与家庭之间,“打工族”生活在他乡,“留守老人”可能孤独地死去。还有那些无业、靠父母养老金生活的“啃老族”,他们隔绝了与社会的交往,未来终将踏上“无人送终的生命终点”。


鳏寡孤独,这些中国自古以来就处于弱势群体的“天下之穷民而无告者”,终将成为“无缘死者”。日本的年轻人意识到了自己可能的未来,而中国的绝大多数年轻人并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我们对留守老人、对他乡打工族等弱势群体的“未雨绸缪”远未开始。


“无缘社会”是怎样出现的?


“无缘社会”的问题实质,如书中所说就是“没有关联的社会,各不相干的社会”,就是“个体”与“社会”的关联缺失、社会关系的断裂,而一旦个体与社会疏离、分裂,作为社会组成一分子的“个体”四分五裂成“原子化”,“社会”何以存在?


其实,在西方工业革命之前,人类社会总体还是处于一种超稳定的状态,宁静、安稳、和谐、舒缓,是社会(尤其是农村)的常态。那个时候在欧洲,人们讲究多子女、大家族、聚居式的生活方式,一个上百年延续的家族并不鲜见。中国在西方工业文明进入之前,基本也是这个状况,那些建立在乡绅阶层和宗族制度基础上的乡村文明,包围着屈指可数的城市,影响着传统中国人的生活方式,纯粹稳固、宁静中和,积岁沉淀,历久弥陈,“熟人社会”呵护着历朝历代的众生百姓。


 一切变化源自于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的疾风暴雨似得推进,大家族开始分裂,子女减少,晚婚不婚,老龄化,“大家庭”向“核家庭”(小家庭)、甚至“一人家庭”转换,血缘淡化,宗族解构;城市扩张,产业集聚,人口迁徙流动增加,移民出现,生活变迁,职业变化,地缘隔绝,业缘疏离,“不确定性”已是人生常态。“陌生化”的浪潮从城市汹涌到乡村,改变着传统“熟人社会”的形态。


在城市、农村社会“陌生化”的变迁过程中,“多元”在提供更多的选择时,也解构了中心的凝聚力;“自由”在释放最大的个性时,也弱化了个人的责任;“私有”在赋予神圣的权力时,也屏蔽了他人的关注;“现代”在颠覆历史的传统时,也丢失了世间的温情;“时尚”在传播炫目的流行时,也失去了历史的厚重;“变化”在催生新鲜的机遇时,也钝化了神经的敏感;“网络”在链接无限的空间时,也减少了现实的交往;“流动”在带来更多的活力时,也留守了孤独的儿童;“财富”在改善生活的水平时,也丧失了天伦的快乐。林林总总,社会在城市化、现代化进程中的每一步前进,同时也付出了人们之前无法预想到的代价。


“独立生存”、“一个人的房间”,看上去很美,实际如何,只有上帝知道!


一位日本老年观众写道:“追求个人自由带来的结果之一居然是‘无缘死’,真是一个让人不得不猛醒的事情。”


怎样帮助无缘人


《无缘社会》提出了“牵绊再造”,意欲重建人与社会的“关联”,再续前缘。


面对与社会“失联”的“无缘者”,需要重建社会交往的通道,让他们重拾联系,回归社会。在纪录片《无缘社会》中,日本NPO白浜地区救护队在海边小镇的一座教堂里,提供居住场所给被救助者,并培训其工作技能,帮助其重新融入社会,同时让他们知道自己不是孤立的一个人。之前与社会失去联系的“无缘者”们在此如家人一般一起生活,他们在集体生活中重新找到了自己的存在和价值。


片中有这样一个动人情节:


一个被救助者河上勉,从附近的豆腐店要来别人让出的豆腐渣,拿回来加工制作成可口的饼干。这个曾经工作卖命、活跃在营销一线的男子,因为工作劳累过度病倒,从而失去了工作,妻子也离开了他。那时的他犹如这丢弃的豆腐渣。他说:豆腐渣一点也不起眼,就像被抛弃的自己一样,成为“无缘者”。我想把豆腐渣做成饼干,让大家开心地品尝。真的想说,豆腐渣,既然你被丢弃了,就由我来让你复活吧!


构筑新的联系,远离“无缘”,复活社会!


灸革:可怕的无缘社会 不仅仅是日本! - 九哥 - 九哥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