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哥

九哥,磕天下!

 
 
 

日志

 
 
关于我
九哥  

资深媒体人,不一样的声音。

网易考拉推荐

岁不寒:大象微纪录——给商业化的互联网加点纪录片  

2015-08-12 10:01: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像流水线一样辛苦的光阴,和最新款手机一起打包 


贩卖到大洋彼岸,等候下一个轮回 


这是90后富士康工人许立志所写的《打工仔》 中的诗句。在今年6月的上海电影节中,一部聚焦中国工人诗人的纪录片《我的诗篇》,获得了最佳纪录片奖。而这部纪录片的主创团队--大象微纪录,也随之进入人们的视野。


80后工科男的一场跨界创业


大象微纪录的联合创始人蔡庆增是一位工科男,说起创业的契机,就不得不提他的搭档吴飞跃。吴飞跃原本是一名电视纪录片导演,在"第一财经频道"工作时,曾与吴晓波合作拍摄《激荡三十年》系列电视片。蔡庆增和吴飞跃两人是上海交大的同学,均为80后、福建人。"闽南一带的人都比较喜欢创业。当初选择合伙人,我们都最看重对方的人品,其次才是能力。"蔡庆增说。


两人创业时选择了吴飞跃擅长的影视方向,蔡庆增负责运营管理。他表示,"跨界创业,从专业程度和资源来说,我是有短板的。但这也为创业带来了碰撞,我把工程管理方法和互联网思维引入影视制作的流程中,从技术和项目管理层面上为团队提高工作效率提供帮助。"

 

1大象创始人(制片人)-蔡庆增.jpg

(大象微纪录创始人、制片人蔡庆增)


蔡庆增坦言,相对国内电视剧、电影、综艺节目等影视领域,纪录片是相对边缘的影视内容,其播放渠道和资金都十分受限。很多机构依附在电视台,体制之外的独立纪录片,更面临着全方位的生存困境。纪录片市场化的不充分,最终导致好作品难以涌现,市场难以形成可持续发展的态势。


从2012年开始,大象微纪录便开始将业务更有目的性和策略性地聚焦到纪录片领域。也正是在那年,《舌尖上的中国》引爆了中国纪录片市场。于是,蔡庆增与合伙人吴飞跃携手大象微纪录团队,开始在纪录片的商业模式上寻求一些突破。


用"互联网+商业+纪录片"模式开创全新的纪录片生态链


互联网的兴起给纪录片带来一些改变。一方面,纪录片不再局限于电视台放映的限制;另一方面,互联网直接连接了创作者和观众,使得纪录片不再是单向输出。这让大象微纪录看到了让纪录片产业更加市场化的突破点:"互联网+商业+纪录片"。


目前,对于用商业和互联网打通纪录片的产业链,蔡庆增和他的团队已经初步摸索出三种模式:


(1)用微纪录片取代一些广告片、宣传片。大象微纪录对此已探索了近3年,这的确为纪录片团队带来了更高的回报。


(2)定制系列化的纪录片节目。大象微纪录目前正在推广的有美食类和亲子类的节目,除了制作费之外,团队还通过销售分成、持有股份等形式增强商业化。


(3)拍摄纪录电影。以《我的诗篇》为代表的纪录电影业务是大象微纪录的主业,影片在前期通过电影节、互联网、媒体报道等迅速建立品牌影响力,后期的盈利包括线下包场活动、院线以及DVD的版权销售等。

 

165-15062310225AD.png

(纪录电影《我的诗篇》荣获上海电影节金爵奖最佳纪录片,导演秦晓宇、吴飞跃上台领奖)


当然,"互联网+商业+纪录片"这一模式也有矛盾存在。"通常做纪录片的人是比较感性和有情怀的,他们虽然不排斥商业,但对商业可能研究不深,也不是特别敏感。如果你又懂互联网又懂商业,可能就像互联网大佬一样去做其他赚钱的事情了,而不是来做纪录片。"蔡庆增笑着说。

《我的诗篇》:劳者歌其事,让诗歌回到它生产的地方


诗歌常被人们称作是"一个时代最后的秘密"。然而,在这个被"互联网+"洪流所夹裹着的时代中,还有人"诗意地栖居"着,在诗歌里审视各种纵情与失意吗?


大象微纪录的作品--《我的诗篇》,给出了肯定答案。


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国的23个省、5个自治区、4个直辖市、2个特别行政区,生活着约2.3亿位农民工,再加上有城市户籍身份的产业工人,总数约3.1亿。《我的诗篇》便是首部从诗歌角度深入表现中国工人斑斓命运的纪录电影。这些工人,有已故富士康流水线上的工人,有叉车工、爆破工、制衣女工,乃至地下650米深处的矿工……而同时他们也是优秀的诗人,用诗书写劳动、吟咏爱情,也用诗抒发悲欣、直面死亡。

 

4.jpg

(《我的诗篇》全球首映礼现场)


蔡庆增称,拍摄这部纪录片有诸多挑战。比如,矿工、爆破工的工作环境恶劣,从拍摄上来说,安全风险大大增加。此外,还会遇到一些矿主的阻拦。不过大象微纪录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工人本是边缘人,诗歌更在边缘外,纪录片亦是很小众,怎样才能把这三者融合在一起,发挥它们巨大的能量?"我们相信工人与诗歌的能量,想拍摄一部离大众更近的片子,叙事和镜头语言都朝此努力。最后这部纪录片一路走来,的确在不断地引发社会更多的关注。"


今年6月,《我的诗篇》制作完成,获得了上海电影节首次为纪录片单元设置的"金爵奖"。然而"获奖"仅是这场"诗意的征程"的一站,更重要的部分才刚刚展开:《我的诗篇》现在正在发起100场的包场活动,之后会在部分影院、大学放映,让更多人看到这些中国深处的故事。


"大象"在路上


对于创业前后的变化,蔡庆增称,"创业后,个人情绪、碰到的困难、获得的成就都比创业前的波动大好几倍。虽然,创业也增生了很多矛盾,但这本身就是一个博弈的过程。"而从内容上,大象微纪录作为一个传播正能量的机构,蔡庆增认为其中一些项目也会为自己注入更多信心和激励。


如今,大象微纪录已经发展成为十几个人的团队。蔡庆增说,"我们提倡每个员工做他想做的事和擅长的事,挖掘个人最大的兴趣,发挥个人最大的能量。"


他还表示,虽然,目前一些病毒视频的回报,在短期内会比纪录片高很多,但文化领域本来就是一个逐渐积累的过程,纪录片的作用是引发大众的反思和思考,今后价值回报会慢慢得以凸显。

 

5.jpg


大象微纪录现在正在打造一个能为学生、独立纪录片人提供良性回报的平台。创作者可以在这一平台上提提案,用众筹的形式收集部分资金,整个创作过程和传播过程也是全透明地呈现于此。在平台上,创作者更专注于创作本身,大象微纪录则尽可能地提供更好的商业支持。


"我们的信念是'用心改变世界',大象微纪录也一直在寻找一些能够感动世人的好题材,希望我们用心去创作的作品能够改变世界一点点。"蔡庆增和吴飞跃的团队,在成为中国微纪录片的探索者和引领者的路上,正不懈努力地向前迈进。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